红木常识
古典家具的主流风格有哪些呢?
信息来源:东阳市振宇红木家具有限公司信息中心 更新时间:2018-05-02 收藏此页

  在中华文明的灿烂星空中,古典家具堪与青铜器、玉器、书画、陶瓷相媲美,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最具影响力的核心价值符号之一。制作古典工艺家具,本质是做文化、做艺术。本专栏将陆续讲述古典家具历史文化、行业前辈、行业书籍,仰望星空,向先达致敬的同时,也为吾等在求索中开拓。东阳振宇红木www.hdzyhm.com

  中国古典家具雏形发端于商周时期,有3500多年可考的悠久历史。古典家具作为日常生活的重要器具,承载着丰富的人文精神,必然会展现传统文化的思想意境、艺术审美追求和生活情趣。

  中华文化有其核心价值体系,比如以孔孟为代表的儒家和以老庄为代表的道家思想,是中国人哲学思维的源头活水;抒发内心感受、追求至情至性的意境美,是古人心目中对美学理解的崇高境界;而艺术创作则乐于表现自然天成、生意盎然的审美情趣和简约清雅的艺术效果。

  中华文化集东方文化之大成,更注重人与自然的和谐融合,更关切人本主体的内心感受,更倾心追求理想与唯美的艺术表现。

  所以,在中国古典家具上,我们能看到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的深邃思想,能见到古建筑、雕塑、书画的瑰丽身影,能感知诗词歌赋的美妙意境。

  古典家具是一种以物用为基础的不朽艺术,不仅为人们日常生活所使用,还通过造型结构、形体式样、装饰技艺等工艺样式,充分体现了古人真挚、丰富的思想感情与精神情操,展现了对理想生活的美妙憧憬,让今天的我们能看到古人对造物的神圣意味和情感。所以,对古典家具必须用心去读懂,也必须用心去创作。

  古典家具制作,当然有法,然而法无定法,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古人是很懂得用心的,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做家具亦同理。

  如果我们用心制作每一件古典工艺家具,宛若倾心创作可以传世的文化艺术品,可供欣赏品味的工艺美术品,那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做好,什么理想的彼岸不能到达呢?

  千古传承的思想文化理念

  中国古典家具,不论是现在已不多见的髹漆家具,还是纯木质家具中的柴木和硬木家具,数千年来保持着一贯的文化传承和艺术风格,以鲜明的特色在世界家具史上独树一帜并自成体系,是我国古代传统思想与工巧技艺文明的主流体现。

  春秋战国时期,思想极为活跃,所谓诸子百家,而终以儒家和道家成为中华古老思想文化集大成者,慧泽万世,滋润千秋。

  儒家是教人如何修身做人并担当社会责任的。古代家具的设计讲究端庄对称,体现平衡庄重,这是受到儒家“中正”思想的影响。而家具造型和居所陈设上,所表达的上下有别、主次有分、长幼有序的秩序感和伦理观念,则与儒家主张的“礼”有关。

  道家是教人如何处世并智慧心性的。古典家具中追求格调自在,意境高远的境界,是道家“法乎自然”的思想体现。明式家具注重优质木材的天然色泽和纹理的美感,造型简洁,将优雅、流利的线条美发挥到极致,在含蓄中给人以广阔的想象空间,颇有道家“无为而治”的思想风范。东阳振宇红木www.hdzyhm.com

  追溯体现在古典家具上的思想文化源流,不难看到悠久而传承不息的历程坐标。

  春秋时,老子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战国时,庄子认为:“天地有大美而不言”,“素朴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既雕既琢,复归于朴”。

  老庄的“自然无为”思想,构成了垂续数千年,影响人们的审美理念和文化趣味最遥远最深刻的历史背景和品格底蕴,也是古典家具创作灵感和唯美追求的不竭源泉。

  魏晋之际有“得意而忘象”的风度气质。

  唐代于开放的大气象中,连绵着和谐清静的内心感受。白居易在《草堂记》中提出:“外适内和,体宁心恬”的心理要求。

  明代的计成,在《园冶》中说到:“虽为人作,宛自天开。”

  清初李渔则言:“天下万物,以少为贵。”这里的少,是自然简约。

  文人审美与主流艺术风格

  中国的传统文人,对自然、社会、生活充满着现实主义的热忱和敏感,同时迷漫着神思飞扬、心性遨游的文采风流,又是极富理想主义和浪漫色彩的。他们将先哲的思想,演绎成超凡脱俗的审美指向——简约、清雅、拙朴,并以此形而上之道,参与、指导、影响着家具的制作,能工巧匠充分发挥聪明才智,将古典家具打造成既是实用器,又是可供鉴赏的工艺艺术品。

  中国的文人极富创造天赋,在漫长的历史时空中,任艺术的翅膀恣意飞翔,将深厚绵长的文化修养,滋润着古典家具的创作发展。不论是金石、书画,还是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都能从中汲取灵感和意象,融入家具创作之中,这种兼容并蓄的胸襟和融会贯通的才华,是中国文人所独有的。

  先秦的荀子提出“重己役物”的思想,对人与物的关系,主张在人格修为中追求本我完善、物为我用的境界。

  宋代诗人林逋《省心录》中云:人以巧胜天,天以直胜人。古人以为,工巧是无法胜过自然的。工艺美不是炫技,而是表现自然。

  古诗云:删繁就简三秋树,标新立意二月花。又有: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在古人眼中,简约舒朗、自然清新,是高雅脱俗的美。

  六百年昆曲,集诗、歌、舞、戏于一体,晚明至清中期,因有大批文人雅士参与撰写戏曲,着名者如汤显祖之《牡丹亭》,乃至昆曲辉煌如“国剧”,成为标志性的高雅艺术。昆曲唱腔低徊婉转、如泣如诉、缠绵悱恻,人称“水磨调”。红学大家俞平伯先生对“水磨调”有这样的说法:“其以‘水磨’名者,吴下红木作打磨家具,工序颇繁,最后以木贼草蘸水而磨之,故极其细致滑润,俗曰水磨功夫,以作比喻,深得新腔唱法之要。”由此得知“苏作”家具传统光素法处理的精到之处,也从中感悟到文人对戏曲、对家具参与的热忱和用心之细。

  清嘉庆年间书法家包世臣,对书法神品鉴识只开列“平和简静,遒丽天成”这八个字。道出了中国传统文人艺术审美的取向和情趣。

  统而观之,大道至简、道法自然的道家思想,是深切地渗透在文人的精神世界中,甚至成为下意识的思维方式。

  宗白华先生在《艺境》中说:中国美学史上“有两个美感和美的理想”,即“错彩镂金”和“初发芙蓉”。认为“‘初发芙蓉’,比之于‘错彩镂金’是一种更高的美学境界”。在这里,我们又看到老庄思想的身影。

  颇有意味的是,中国文化中崇尚自然简约的美学理念,在西方文明中也能找到知音。文艺复兴时期着名的建筑学家阿尔伯蒂在《论建筑》中说:我认为美就是部分之间的和谐,不论什么主题,每个部分都应该按这样的比例和关系协调,“以致既不能再增加什么,也不能减少或更动什么”。诚如黑格尔所言:“从本质上看,尺度就是比率。”尺度也就是适度,是适合人类千百年文化构建中形成并沉淀下来的身心需要。

  20世纪初,简约主义在西方建筑和陈设设计中兴起,包豪斯学派主张形式绝对服从功能,要求摒弃繁缛的装饰,成为“现代主义”的标志符号。

  较之中国,当西方人意识到“简约之美”时,斗转星移,时光已相去千百年。曾经有人问田家青,什么是好的明式家具?他答:“你拆不了一个部件,一拆它就塌了,就散了,就是它没有为装饰而装饰的部件。明式家具的伟大之处就在于它不设非功能的装饰部件。”此话说得直白、到位。

  写到这里,想到宋玉形容美女:“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施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在明式家具和画僧石涛、八大山人及齐白石老人的水墨画中,我们可以得到这种贴切的感受。

  由此可知,简约之美,是人类的一种审美天性,在古往今来和中西方之间,是不乏共同语言的。

  (想了解更多红木知识请加小编微信号:slholly)

  永恒的古典之美

  我国古代家具从远古走向今天,演绎着中华文明的进程,是几千年来文化艺术的一个结晶。

  古典家具称谓,似乎也有广义与狭义之分。广义涵盖古代家具精华,狭义似在明清家具范围内。当前对古典家具谈论和适用的实例,多涉及明清家具。

  那么古典家具之美,主要体现在哪里呢?

  古斯塔夫·艾克在1944年出版的《中国花梨家具图考》绪论中说到:中国家具“始终保持其构造特征和精真简练的遗风。”这一点“特别明显地表现在着重于构造简朴的硬木家具上。”“主要艺术魅力在于纯真,刚中有柔,以及无疵的光洁匀称。”

  杨耀先生在1948年发表的《我国民间的家具艺术》论文中,说到:“明式家具有很明显的特征:一点是由结构而成立的式样;一点是因配合肢体而演出的权衡。从这两点着眼,虽然它的种类千变万化,而归综起来,它始终维持着不太动摇的格调。那就是‘简洁、合度’。但在简洁的形态之中,具有雅的韵味。”这韵味表现在“外形轮廓的舒畅与忠实”和“各部线条的雄劲而流利”。

  王世襄曾借鉴古人评画的标准,对明清家具的造型作了分类概括,即“十六品”和“八病”。其中,“十六品”为:简练、淳朴、厚拙、凝重、雄伟、圆浑、沉穆、浓华、文绮、研秀、劲挺、柔婉、空灵、玲珑、典雅、清新;“八病”是:繁琐、赘复、臃肿、滞郁、纤巧、悖谬、失位、俚俗。这以后,先生说过,对家具艺术价值,见仁见智,最好是陈列出来以供人观赏,其次印成图册,让人有亲身或视觉感受。

  2006年末,文化部与中国国家博物馆共同主办《简约华美——明清家具精品展》。出版的图册致辞中,中国国家博物馆馆长吕章申说道:“明式家具以其严谨的科学制作工艺和古雅简约的艺术风格垂范后世”。“清式家具则以浑厚稳重的造型和富丽华美的装饰工艺而着称”。中国文物信息咨询中心主任游庆桥说:“明式家具式样繁多,法度严谨,造型求雅避俗、结构巧妙合理,充分展示了木材的天然纹理,体现出高超的艺术水平和简约自华的艺术韵味。”“清代家具将各种工艺和材质巧妙地融为一体,使之流光溢彩、富丽堂皇,迥异于明代家具的简约风尚。”文化部恭王府管理中心主任谷长江说:“明代家具讲究取法自然,简洁雅致,而清代家具则多求装饰繁缛,富贵华丽。”

  关于古典家具之美,当然还有更多的精到论述,可见于诸多着述中。说到古典之美,我们祖先尊天敬地的亘久文化,应该是最为深刻久远的心理和精神影响。所谓天行健,地厚德,天地有大美。美学家李厚泽说:“心理结构是浓缩了的人类历史文明。”中华民族翼飞向上的审美法则,飞檐斗拱的古建筑自不待说,在家具造型表现上,可见于四出头官帽椅、灯挂椅、衣架和翘头案等,灵巧向上的出头和翘头,高起微曲的弧线轻灵柔婉,让庄重器物呈现向上飞动之美。从有束腰类家具腿足的托泥结构和沉穆的马蹄足中,可感知古人对大地的敬重和依恋。而交椅、圈椅之造型,让我们感受天圆地方的和谐。可谓一器一物之间,灵动着几千年来文化审美的积淀与追求。

  刘勰在《文心雕龙》中说:“奇正虽反,必兼解以俱通;刚柔虽殊,必随时而适用。”表达出和谐、适度和兼容是传统美学的重要原则。东阳振宇红木www.hdzyhm.com

  古典家具所体现的典雅、简约、清逸、挺秀和尊贵妍丽之美,那种于拙朴中见风华绰约,简洁中显神韵浮动的艺术感染力,是无与伦比的。

  古典之美,具有普世的艺术价值,古老而又永远地鲜活着,自然是永恒的。

东阳市振宇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2010-2018版权所有 浙ICP备10055572号 网站地图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00-6978-778 电话:0579-86566633 传真:0579-86566611

地址:东阳市横店镇电子工业园区昌盛路53号 

红木家具 东阳红木家具 红木家具知识 振宇红木 东阳红木 红木家具图片 红木家具价格 品牌红木家具